“发展我国租赁,既要借鉴、学习外国的有益方式,更要善于总结自身的实际经验,要从我国的实际情况出发,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租赁路子来。”

------荣毅仁

19家银行被罚!涉190亿假黄金骗贷案 银监周末再出重拳:承办经办都要罚


  银监会2月2日发布:
  
  近日,经过立案、调查、审理、审议、告知、陈述申辩意见复核等一系列法定程序,陕西、河南银监局依法查处了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质押贷款案件,对两地涉及该案的19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共计罚款5250万元,并处罚104名责任人。
  
  来源:银监会官网
  
  近日,经过立案、调查、审理、审议、告知、陈述申辩意见复核等一系列法定程序,陕西、河南银监局依法查处了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质押贷款案件,对两地涉及该案的19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共计罚款5250万元,并处罚104名责任人。
  
  案件经过:
  
  2016年5月,陕西潼关县联社发生一起2000万元质押贷款案件。结合案件情况,陕西、河南银监局迅速组织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全面排查,发现多名外部不法人员横跨陕西、河南两省,以纯度不足的非标准黄金做质押物,骗取19家银行业金融机构190亿元贷款。
  
  目前,公安机关已抓获35名外部涉案人员。案发后,陕西、河南银监局积极指导督促相关机构多措并举化解风险,并启动了立案调查和行政处罚工作。
  
  处罚结果:
  
  陕西银监局对涉及该案的18家银行业金融机构罚款合计5000万元,其中对陕西省联社及潼关县联社等11家县级农信社联社罚款3600万元,对邮储银行陕西省分行及其渭南市分行、潼关县支行罚款1000万元,对工商银行陕西省分行及其渭南分行、潼关县支行罚款400万元。
  
  对上述机构的95名责任人予以处罚,其中取消8人1年至终身高管任职资格,对87人分别给予警告。
  
  同时,责令相关机构按照党纪、政纪和内部规章,对262名责任人给予纪律处分和经济处罚。此外,陕西银监局对内部监管履职不力人员进行了执纪问责。
  
  河南银监局对涉及该案的工商银行河南三门峡灵宝支行处以罚款250万元,对该支行及工商银行三门峡分行9名相关责任人予以处罚,其中取消5人3至8年高管任职资格,对4名高管分别给予警告。
  
  同时,责令工商银行对省、市、县三级分支机构48名责任人给予了纪律处分和经济处罚。
  
  银监通报:
  
  该案暴露出上述银行业金融机构内控管理存在诸多缺陷。
  
  一是贷款“三查”形同虚设。相关银行业金融机构贷前调查不尽职、贷款审查不严格、贷后管理缺位,部分基层机构在业务办理过程中有章不循、违规操作,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
  
  二是押品管理严重失效。相关银行业金融机构对贷款质押物的检测及价值评估存在重大纰漏,给不法分子可乘之机。
  
  三是业务开展盲目激进。相关银行业金融机构过度追求业务发展规模和速度,不了解自己的客户,不能穿透业务风险,部分机构违规开展业务审批,重要岗位未形成有效制约,内控审计作用缺失。
  
  下一步,银监会将继续坚持依法监管、严格监管、公正监管、廉洁监管,坚决刹住乱象,坚决治愈沉疴,着力防范化解银行业风险,引导银行业回归本源、专注主业,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
  
  延伸阅读——
  
  河南灵宝百亿假黄金骗贷背后:部分银行还在用土办法检测黄金
  
  来源:澎湃新闻  记者 贺梨萍
  
  中国第二大产金地河南省灵宝市,其黄金故事近日再添“传奇”。2月20日,一则《百亿假黄金骗贷记》的新闻令外界哗然,灵宝市故县镇的博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博源矿业”)被爆将企业自制假黄金质运出河南、进入陕西,向金融机构质押骗贷,涉案金额超过百亿元。
  
  目前,博源矿业董事长张淑民出逃海外,原股东夏进友失联,大股东徐建波、法定代表人王学文、原股东赵发平被潼关警方带走。另外,张淑民弟弟张青民、儿子张鑫鑫等多名亲属也深陷该案。博源矿业股东徐建波、王学文股权已均被潼关县公安局冻结。
  
  一名业内人士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黄金质押贷款这项业务本身没有什么问题,黄金和其他大宗商品不一样,本身金融属性特别强,很少有人会把黄金作为生产性的库存。”该人士认为,“这次事件的爆发不是因为价格波动而产生,而是因为质押物本身出问题,这背后凸显的是银行业务操作层面的问题。”
  
  黄金盛产地的特色业务
  
  中国特大型黄金矿床之中,山东半岛居首位,而绵延于灵宝市和陕西省渭南市潼关县南部的小秦岭金矿区排名第二。灵宝、潼关两地相邻,依托于小秦岭金矿,均位列中国黄金十大产金县(市)。此番爆出的假黄金骗贷案,主要涉案地区正是灵宝和潼关。
  
  上述业内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黄金质押贷款这个业务过去就有,但是量没有这么大。国内有上海黄金交易所这个平台,大型的黄金生产企业根本不愁卖,生产黄金以后就会卖掉,不像其他大宗商品,有可能积在手里卖不掉。”
  
  然而,近两年经济普遍不景气让黄金质押贷款业务热度上升。上述业内人士称,“正常融资渠道的紧张催生了这样一个金融创新,从银行内部来讲,对黄金质押贷款的授信以及条件约束上,比单纯贷款要松很多,毕竟有质押物。”
  
  该人士强调,“尤其在大的产金地,不管是合质金还是标准金,这些地方都会多一些,更便于黄金实物质押。”
  
  灵宝市另一家黄金矿企的一名人士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在灵宝当地及潼关,个人黄金质押贷款是普遍情况,但一般都是用真的黄金去质押贷款。比如说我手头有黄金,现在着急用钱,我就把黄金押到银行,银行放贷给我,将来等我资金够的时候,我再把黄金赎出来,都是这样操作的。”
  
  这些产金地黄金质押贷款需求的旺盛让银行看到了新的业务。
  
  《陕西日报》曾报道,中国工商银行潼关县支行(下称“潼关工行”)在陕西省首推个人黄金质押贷款,始于2003年。当时,潼关工行经过对潼关黄金交易情况的调查分析,向总行申请开办个人黄金质押贷款业务。潼关工行此举还引发了当地及灵宝金融机构的纷纷效仿。
  
  即使在2006年,工行贷款系统升级后,由于贷款目录中没有此项业务,潼关工行暂停了黄金质押贷款,工行渭南分行党委还根据潼关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报总行批准,使得潼关工行重新开展了这项业务。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查阅发现,潼关工行介绍其特色活动有两项,一项为理财产品推广,另一项即为黄金质押贷款。
  
  农业银行三门峡分行(下称“三门峡农行”)也在2012年,针对三门峡市(灵宝属三门峡市管辖)辖内黄金资源丰富、黄金质押贷款需求旺盛的现实,经过上级行的授权批准,迅速开办个人黄金质押贷款业务。
  
  除大行之外,一些村镇银行也参与其中。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查阅到的灵宝融丰(下称“灵宝融丰”)村镇银行,曾在其官网详细介绍过黄金质押贷款业务。显示办理流程共有贷款申请、贷款调查、黄金的检测、贷款审查和审批、贷款签约和发放、贷款资金划转、依照合同约定按期偿还本息、还清贷款、质物的归还9步。不过,在澎湃新闻电话咨询灵宝融丰该项业务后不久,官网就撤销了对该项业务的介绍。
  
  合质金提供操作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博源矿业百亿元假黄金骗贷案的特殊之处在于其质押物本身出问题。
  
  一位银行业分析师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分析,“如果黄金产品没有问题的,按照一定的质押率来做的话,这块业务的风险其实还是比较小。”灵宝融丰的业务介绍中就提到,黄金质押贷款的贷款金额最高不超过所质押品牌金评估价值的80%。
  
  一般来说,银行对质押的黄金也会有一定要求。前述业内人士表示,“首先要确定一个标准金,99.999%一号金、99.995%二号金或者99.99%三号标准金,或者注明要要选择上海黄金交易所(下称“金交所”)可标准交割的。”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查阅发现,各银行对质押黄金要求并不统一。例如,中国光大银行就规定,“个人实物黄金质押贷款指在我行办理‘个人实物黄金代理业务’的客户,以其在金交所持有的自有实物黄金作为质押物向我行申请的人民币贷款”。而灵宝融丰的业务介绍中则指明,“黄金质押贷款是指灵宝融丰面向个人客户发放的,以合质金或标准金为质押物的贷款”。
  
  所谓合质金,和标准金的区别在于含金量的不同。前述灵宝矿企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合质金和标准金是两个概念。合质金,就是我们从矿山上挖出来的矿石,经过冶炼,含金量一般在60%-70%,和标准金相比成色不够。”
  
  而博源矿业这家企业并不在金交所制定供货企业名单中。博源矿业公司简介中显示,公司可以“从含金银铜精粉里提取99.9%以上的合质金块。”值得注意的是,合质金在中国是不能作为终端产品销售的,即使纯度再高,仍然要经具有金交所供货资质的精炼厂再加工,才能成为标准金销售。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博源矿业成立于2007年4月19日,注册资本9000万元,股东为张淑民、王学文、徐建波、夏进友、赵发平和张福运,张淑民为董事长。
  
  2014年9月,博源矿业股权发生重大变化,张淑民、张福运、夏进友和赵发平全部退出。新股东姚伟怀随后也退出,法定代表人也在2016年1月由徐建波变更为王学文。博源矿业股东仅剩王学文和徐建波,董事长依然显示为张淑民。
  
  博源矿业股权变更后不久,原股东夏进友便神秘失联。前述灵宝矿企人士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m)表示,“灵宝当地人的说法是,张淑民去了美国,而失联的夏进友在英国。”
  
  此外,对于博源矿业的金交所供货资质,金交所在2月21日针对此前媒体的报道发布声明称,经核实,上海黄金交易所目前可提供标准金锭、金条、银锭企业均经过严格认证,认证企业名录中并无博源矿业公司。
  
  目前,金交所可提供标准金条企业共有24家,河南地区有3家;可提供标准金锭的国内企业共有34家,河南地区有5家。
  
  银行接受合质金,或许就是标准放宽的第一步。前述业内人士分析,“一旦用合质金质押,情况会复杂很多,一方面价格确定就会比较难,另一方面抵押物还涉及一个抵押物处置。如果贷款最终到了抵押物处置这一步,银行还必须找一家精炼厂,建立一个代加工协议,因为合质金在中国是不能作为终端产品销售。”
  
  该业内人士表示,“银行愿意接受合质金质押,这其实也是给业务操作提供了变通空间。”
  
  出豫入陕,事出有因
  
  博源矿业百亿假黄金骗贷事件的另一个关键词是跨省。其中,陕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下称“陕西省联社”)损失惨重,陕西潼关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下称“潼关信合”)、 西安市长安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下称“长安信合”)涉案金额分别为超过110亿元、约28亿元。
  
  这或许和河南地区银行监管日益严格有关,让博源矿业转向邻省运作。
  
  前述灵宝矿企人士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透露,“对于黄金检测,有一种土办法,也就是吊水法。河南地区的银行,现在已经不允许用这种土办法,要打钻检测,所以在河南抵押难度越来越大。”
  
  所谓的吊水法,也称吊水密度法,是一种经济有效的检验黄金的方法。但其弊端在于,如内部掺杂了密度和黄金非常接近的钨或铱等物质,传统的吊水密度法检验就检测不出来。唯一的方法就是将金条打钻破坏或完全融化。
  
  而博源矿业骗贷所用的假黄金正是掺钨黄金。钨的密度为19.25克/立方厘米,黄金密度19.3克/立方厘米,两者仅相差0.05克/立方厘米,非常接近。另外,黄金熔点在1064℃,钨的熔点则高达3410℃,博源矿业若想赎回质押的假黄金,也易于两者分离,回收黄金。
  
  在河南日益趋严的监管态势下,陕西省联社为博源矿业提供了漏洞。
  
  据《财经》报道,2003年6月,陕西省联社成立初期,在建章立制、治标治乱方面取得显著成效。但它的行政化管理模式,容易出现高层抱团现象。陕西省联社多位高管系渭南籍,另有高管曾长期在渭南市金融机构任职。长安信合理事长也曾在渭南任职,而潼关信合原理事长离任之后,又被返聘至长安信合。此外,陕西省联社、地市级省联社派出机构、县联社的三级行政管理模式也拉长了管理链条。
  
  另外,博源矿业也曾事先为其假黄金质押骗贷建立人脉。《财经》报道指出,潼关信合原主任在犯罪嫌疑人之一、徐建波的公司任职。
  
  前述灵宝矿企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博源矿业去陕西质押贷款,正是因为那边有银行愿意对假黄金睁只眼闭只眼。”
  
  另外,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联系潼关信合询问对质押黄金的检测过程时,其办公室一名边姓工作人员坚称“不清楚”。

Copyright@2010 版权所有:融资租赁中国信息网